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大成 的博客

神州风光似锦绣,祖国大地任我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旧京杂忆(十三)北京铁一中的老师和同学们  

2008-06-27 17:11:35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旧京杂忆(十三)

北京铁一中的老师和同学们

 人近老年,更思念少年时的同学和朋友们。但在校友网上登录多时也没有找到我初中的同学们。在此凭记忆描述一下我初中的老师和同学。希望能有老同学能看到。

  我在1959年初从天津转学到北京铁一中,是58年入学的,似乎记得是二班。记得我们班主任是位女老师,那时大约40多岁,名为徐兰英。据说是解放前辅仁大学毕业生,教我们语文。应该水平很高吧。不过对于语文学习几乎没有什么印象,只记得她为了管理孩子们费的心血。由于铁中的学生来自全市,路途远。大部分学生中午午睡就在学校教室里。有的趴在书桌上,有的躺在并在一起的桌椅上。但孩子在一起哪能安静睡觉,不是唧唧喳喳,就是逗来逗去。男同学把女同学辫子拴在椅子上,往脸上扔个虫子都是常事。所以午休时间班主任根本不能休息。我那时是比较老实的孩子。记得一次一帮同学在午睡时吃铁蚕豆。让我吃,我不吃。后来被女同学告诉徐老师,老师不分清红皂白训了我一顿,使我很不高兴。

  教我们地理的是位男老师。高大、魁梧,经常穿一件皮夹克,脸上胡子刮得光光的。走路非常精神,说话有点‘国语’的味道。后来才知道他原来是国民党的空军飞行员,起义回来的。我对他很佩服,但没有什么交往。

 教我们俄语的是位女老师,叫阮志安。大约30岁,长得非常漂亮,皮肤很白,大眼睛。现在想来可能有俄国血统吧。烫着大花的头发,经常穿高跟皮鞋。在那时也是很引人注目的。

  我们的教导主任姓李,好像是山东人。高高的个子,总是很严肃,孩子们都怕他。他说话口音很重。给学生们训话时经常带一句‘…的哩’。于是我们给他起外号叫‘大哩哩’。自习时,教室里人声鼎沸。只要一说:大哩哩来了,教室里立刻鸦雀无声。 如果有同学犯了错误,他就叫那个同学在教务处门前罚站,那个地方是楼里的交通要道。站在那里像是在做展览。所以惩罚很有效果。

  总务主任姓张,是个大胖子。脾气很好,总是笑眯眯的。不过由于血压高,很早就去世了。而对我们的校长印象不深。她是位高个子女同志,姓陈。但除了开大会讲话,平时总在校长室里,很少和我们接触。据说文革中受了不少冲击,还被剃了阴阳头。

  那时班上的同学们年龄不齐,似乎有些同学比我们年龄大。由于发育早,女同学个子一般比男生高。记得有位女生叫张和平,和我一样,原来是天津铁路五校的学生。班长是位女生叫刘梅枝,毕业时考入北京军区卫校,还曾有过联系,后来就不知在哪里了。有位女生叫刘爱珠,有次李主任在班里开会,刘爱珠在下面讲话。李主任叫她站起来。由于有口音。大家听成‘牛奶猪站起来’。于是她的外号就叫牛奶猪了。当然是男生叫,还会招来一顿骂。另一个女同学姓赵,长得胖胖的。当时侯宝林有个相声,是说北京话的儿化韵不能随便加。比如:‘花儿’是指植物开的花朵,而‘花’专指过节放的烟花。不能用错,比如夸奖小孩儿,要说:‘这孩子长得像花儿似的’。不能说 ‘这孩子长得像花似的,那个胖丫头长得像麻雷子。’(麻雷子是指一种大炮仗,比较粗。用麻绳捆扎在火药纸筒外面,放起来声音很大,很粗。)听了这段相声,这位女生就得了雅号:麻雷子。

  那时男同学互相之间都爱叫‘奔儿’,不知道意思是奔儿头还是小力苯。比如白文远叫白奔儿。熊家璇叫熊奔儿。当然王XX不会叫王奔儿。有个男同学叫王颖栖,年岁比我们小,很聪明,爱淘气。名字本来很好听,但上自然课,讲施农家肥。说大粪可以做糞稀或粪干使用。于是这位同学外号就成了:王粪稀。还有位同学叫孔双起。可能由于家里吃白薯较多,经常放屁,外号叫屁篓子。他的名字实际上是有意义的。直到初三,他的弟弟转到我们学校,才知道他们是双胞胎。所以叫‘双起’。但后来他好像改名为孔令颐了。因为孔家起名时需要按辈排字的。

  记得名字的男生有:孔双起,王颖栖,唐增力,白文远,熊家璇,赵立中,张大群,刘大成,吴德宪,王长久,邢宪明,王国平,张平均,安开企,朱清顺,张慧中,刘荣胜,李春生,于鸿枢;女生有:刘梅枝,吴孝东,张和平,林青蓉,康淑云,李淑兰,路淑玲,赵同英,刘爱珠。记得初中时,正是孩子们性启蒙时期。男女生一般不在一起玩,除了少先队或共青团活动时才在一起。记得每年五一,十一庆祝活动,我们虽然不参加游行,但一般要去参加晚上天安门广场的联欢,要跳集体舞。在前几周就要练舞。在校园的小操场上拉圈子,如果是双人,就外面男同学拉一个圈,里面女同学拉一个圈。但跳时要互相拉手就很困难。往往乱蹦一起。因为谁要拉了女生手,会被小伙伴嘲笑好一阵子。所以虽然参加过不少次联欢,却至今我也不记得什么舞步。有时要男女生拉一个圈子,就根本拉不起来。在男女生之间会出现断裂,变成一段一段的。想起来很有意思,现在的小孩子不知还是否如此‘封建’了。

 

上一篇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